钓鱼网 >渔获战报 >垂钓渔获 >海钓初探东沙群岛

海钓初探东沙群岛

1/19

1348
图集说明

写这篇博客的时侯,刚好在听Kings of convenience的Mrs.Cold,轻快的吉他节奏跟此时的心境一样,回想刚刚亲身涉足过的东沙群岛,犹如我的Baby一样的Cold!

这次有幸与安徽周哥、南京邵哥、阿斌、钓鱼郎.....乘坐三文的海狼号一起,作为大陆第一批正式以垂钓名义来到东沙群岛,做一次为期2天2夜的钓鱼探访。

除了东沙敏感的特殊位置,这里我们绝不谈及其它问题,以及领土归属问题。仅仅以一个澳门巴黎人娱乐场的身份和视角,来领略这神秘美丽的珊瑚玉盘。

为什么叫它珊瑚玉盘,从卫星地图上的航拍图看,东沙岛犹如一个正圆的盘子。除了露出水面的一小片干出礁盘,其余都是一片你从未领略过的巨大珊瑚浅礁。这片巨大的珊瑚礁盘不仅壮观的令人震撼,同时它的绝美,和丰富的物产资源也另我惊叹。航行在这个珊瑚礁盘上的感觉,犹如在一块巨大的绿色美玉上虚幻漂泊。

来到东沙群岛实在是我的一种荣幸,历史遗留的领土归属问题,使得我们几乎没有可能来接近这片位于南中国海东面的美丽水域。多亏神通广大的三文,已经好客的周哥一行人的邀请。

到达,并亲吻这块珊瑚玉盘,如同初吻的感觉一样美妙。虽然我们被限制在离本岛5海里之外,但若即若离的感受,也似重新品尝初恋的心跳滋味。

2008年我以一个澳门巴黎人娱乐场的身份去过西沙,2009年也从马来西亚出发来到过南中国海的最南端垂钓。这次探访东沙,让我在深奥广阔的南中国海的涉足范围形成一个完美的三角型。三角形的中央地带是中沙群岛,我希望那里是我下一个要探访的目的地。

第一天的行程从上午11点开始,海狼号以12节的速度向东南方向行驶,预计18小时后,也差不多是第二天凌晨5点左右到达东沙群岛。4月的南方海域出现了少见的好天气,风浪很小,船一点也不颠簸。但18小时的行驶是一种煎熬,我早早躺在床上,准备以一个午觉来迎接这漫长的旅途。

第二天凌晨5点海狼号迎着日出的紫色霞光如期来到钓场,远处是零星的几条渔船,还有先期抵达的星爵号钓鱼船。

此行是以垂钓运动为目的,自然不能不谈钓鱼。两艘钓鱼船只有三文一人曾经来过东沙群岛,包括船长在内的三十人,除了几个坐标,以及一张海图,没有其他任何对东沙的信息。

是否好好研究过这个礁盘的水下结构特征?

是否有做过一个详细的钓鱼行程计划?

每一个点和时间段,改怎么进行?

有没有备用放案?

船长是否熟知海山暗排的控船技术?

找点、盖流、打锚的技术如何?

在我的询问之下,我发现船长根本是没有做过任何功课,也是没有暗排海山的控船验,似乎是带着盲目的状态来到这个陌生水域,这也是我最担心的问题!接下来的两天,果然印证了我的担忧,很多时侯,我这个编外人员不得不取代老大的地位,甚至凌驾于船东三文之上,来传授我三教猫的控船经验。

当所有人都不知所措的时侯,我只能霸道的要求船长开到一个水深80米的岩石暗礁位,作第一次盖流。坦白说,我对自己的霸道没有太多信心。如果我的策略是错误的,我相信整船的人都会狠狠批我的。

还好,幸运的阿杰在第一飘就迎来了一次强劲的渔汛。阿杰奋力的卷线动作,给全船的人一剂强心剂。

第一条红甘差不多15斤这样子,阿斌则在接下来的第二次盖流过程中,连中两条体型不错的红甘。

整船人此时备受鼓舞,都在拼命下竿晃饵。而我偷偷擦擦汗,真正涉嫌过关的是我。感觉全船的人都抱定我是一颗救命稻草,至少刚刚开始,就证明了我能带他们找到鱼群所在。我的娘啊,鸭梨有点大。

我始终觉得船长没有太多盖流经验,漂流了几次都没有找到刚才中红甘的点,大家都没有再中鱼。还有一个解释是,这个点的红甘不够大群,没有让我们感受狂咬。我第一次的渔汛是差不多第6次漂流的时侯,是一条体型不大的深海飞龙。

不久再钓到一条不大的黄鳍鲔,我一边溜鱼,一边让周围的钓友赶快下竿,争取在这群游过的黄鳍鲔群体里多钓几条上来,而再也没有迎来像样的渔汛。我很奇怪,这就并非是船长的盖流技术问题了,而是在这个几乎没有商业捕捞的管制地区,水下深度和结构也是很不错的情况下,渔汛怎么是那么的零星?

船长建议在这个点打锚,从而节约燃油。虽然我极力劝阻,最终还是接受了船长的建议。不过渔汛也跟着锚绳的下落,变得杳无音讯了。无聊的待到中午,我再度跟船上商量,去浅礁处去Popping。

因为那片超大面积的浅礁,实在是我认为终极的Popping天堂,如果不曾有过玩Popping的船只,那里的GT对于波趴简直会是发疯般的咬。第二竿就会中,一定,一定。而且,从来没人涉足过,一定有超大的GT,50KG,60KG,我开始幻想起来。

现实打了我重重的一巴掌,我用重型的装备抛了2个小时,仅仅只迎来一只烂番薯的攻击。过度使用重型的装备,也使我的手臂关节很疼痛。

虽然是烂番薯,照片一定要拍得美美的。

与我辛苦的在船头Popping形成巨大反差的是,船尾的钓友玩起了波趴拖钓,轻松且不停的中鱼。只是一直没有我期待中的巨型GT出现。

时间慢慢流逝,我们在并不热烈的钓况中迎来了黑夜的逐渐降临,也许是我们的期待太高了。

与我辛苦的在船头Popping形成巨大反差的是,船尾的钓友玩起了波趴拖钓,轻松且不停的中鱼。只是一直没有我期待中的巨型GT出现。时间慢慢流逝,我们在并不热烈的钓况中迎来了黑夜的逐渐降临,也许是我们的期待太高了。这是大眼GT的疯狂攻击,虽然非常惨烈,但是大眼GT很少有超过15斤的个体。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大群的大眼GT来到水面攻击飞鱼。好事情来的快去得也快,1个小时的激烈战斗逐渐接近尾声。估计有超过20尾大眼GT被钓上来。总算给一天不爽快的钓况一点临时补偿。

开始第二天的钓鱼行程前,我早早的与船长和三文商量整天的计划。纵观东沙岛的海图,我们发现除了岛的南部有一片落差较大的礁盘区,整个东沙岛大部分地方是以泥沙底为主的海底结构。这不免另我们略有失望,因为需要有大片海底礁盘,才能汇聚足够多的大型洄游鱼,最好海底的海山呈现巨大的落差。显然只有昨天早晨的钓点才略有这样的地貌。于是,在晨曦之中,我们重新回到昨天上午的钓点。

整船的钓友没有昨日的兴奋,钓船到达钓点,似乎不那么勤快的下竿。今天幸运的是我,在第一飘,我就以一条红甘拉开了上鱼的序幕。

虽然红甘SIZE不够,不过还是让大家燃起新的希望。另外,通过昨天一天的钓鱼行程,来自五湖四海的钓友彼此已经很熟悉,三五成群有说有笑的。仅仅是第二竿,我又迎来一次渔汛,一条GT在50米的深度咬中了我300克的铁板。至今我还不知道这种GT的学名,甚至俗称。它与我们平时在珊瑚礁盘区Popping的GT有所不同,头部没有那么凸起,嘴部也没有那么大。比较特别的在于嘴部的结构,整个都是软软的组织,而且向前伸展。我把它叫猪;猪;被钓获的情况都是咬铁板,并且在水域的中下层。这与中上层活动的大眼GT又很不相同。据说猪不想其他类型的GT,其肉质非常好吃,细腻油滑,口感肥肥的。在三文的要求下,这条GT我没有放生。船长又跟我们开了个玩笑,几次盖流,不仅一直没有飘到红甘的中鱼点。打锚后,连我设定的80米都没有达到,我看了看水深仪,65米,我摇摇头换了一套轻型钓具继续下竿。还好一只猪很赏脸,

又重重的咬中了180克铁板。这只猪比先前那只大很多,它的吻部在拉鱼过程中撕裂了,更加向前突出,更像猪了,呵呵。船长又跟我们开了个玩笑,几次盖流,不仅一直没有飘到红甘的中鱼点。打锚后,连我设定的80米都没有达到,我看了看水深仪,65米,我摇摇头换了一套轻型钓具继续下竿。还好一只猪很赏脸,又重重的咬中了180克铁板。这只猪;比先前那只大很多,它的吻部在拉鱼过程中撕裂了,更加向前突出,更像猪了,呵呵。整个上午没有出现令人振奋的渔获,午饭后,我们来到珊瑚浅礁区钓钓珊瑚鱼,至少带一点能够入得盘中餐的鱼回去交待吧。这里的珊瑚礁盘鱼多极了,我们看着清澈的海水下,一群群各种各样的珊瑚鱼游过,只要愿意下竿的,都立刻会迎来渔汛。鱼几乎是一串串的被拉起,虽然都是不大的珊瑚鱼,但多到令人惊讶。除了怪怪的连尖、剥皮鱼,不时有青衣、东星斑被钓起,一干大老爷么一个个都玩得很开心。傍晚Popping时间,几个钓友依然在船尾玩波趴拖钓,中鱼率之高让我很惊讶。难道这是一种更有效的钓法?似乎打破了我的经验犯愁。而我依然固守船头不停的抛着波趴,除了一条不大的GT被我拉到船边的时侯脱钩,其他再无收获。来到入夜时分,水面依然迎来一些大眼GT追逐飞鱼。不过昨晚四面八方的疯狂炸水的状况没有上演。上钩的GT不多,而且个头明显偏小。放生了几尾之后,我对这群小GT失去了兴趣,转为轻型铁板钓。轻型铁板同样在水下不足30米的地方连连遇到渔汛,可也是这些小体型的大眼GT。我一晚上都忘记摘下墨镜,困惑的对老周说,为什么我看不到水面的GT追鱼?晚上10点,水流变得异常的大,300克铁板都飘的远远的。我们再无兴趣作钓,与船长商量之后,早早撤离战场,结束了这2天2夜的东沙探访之旅。虽然2天2夜的钓况与原来的预期差很远,我也没有遇到梦想中的大狗牙,大GT。不过能来到这片神秘水域的兴奋,还是冲淡了我对鱼获的遗憾。越来越多的钓鱼经历,也使我渐渐将原来只为鱼而钓的态度,转变为享受自然,享受过程的心态。欲求本身并不能给人带来快乐,真正有价值的是懂得活在当下的满足和喜悦。

再献上一张东沙的日落美景,作为我首度踏上东沙群岛的见证!

相关文章
荆州江北水库钓获38斤大鲢鱼荆州江北水库钓获38斤大鲢鱼 薄山湖野炊爽钓收获大草鱼薄山湖野炊爽钓收获大草鱼 云南红河者圭水库大物的诱惑云南红河者圭水库大物的诱惑 晕钓鲤和钓友在彭李坑水库钓获鲫鱼30多斤晕钓鲤和钓友在彭李坑水库钓获鲫鱼30多斤 磨墩水库钓获16斤大草鱼磨墩水库钓获16斤大草鱼 端午节爽钓鲶鱼山大草鱼端午节爽钓鲶鱼山大草鱼
钓友评论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登录|免费注册

0/140字
  • 暂时没有新评论